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中国草铵膦行业发展概况及2019年中国草铵膦行业市场供需预测[图]
发布时间:2019-09-06 15:27

    草铵膦是全球三大非选择性除草剂之一。草铵膦是20世纪80年代由德国赫斯特公司开发的一种高效、广谱、低毒的非选择性除草剂,属于膦酸类除草剂,能在土壤中通过微生物迅速降解,最终释放出二氧化碳,具有不下行传导,不伤及植物根的优良性能,兼具高效低毒的特性。草铵膦具有很强的除草活性,对农作物安全,活性高,杀草谱广,药害小,是目前转基因抗性作物理想的除草剂。

    相对于草甘膦,草铵膦对恶性杂草、抗性杂草有特效,并且草铵膦药物容易被土壤微生物分解,在使用后1-4天内即可进行播种作业。相较于百草枯,草铵膦又具有毒性更低的巨大优势。未来随着百草枯被禁用、草铵膦对草甘膦逐渐实现替代,草铵膦的市场需求将保持强劲增长。

    草铵膦近几年的消费需求增速明显。2016年草铵膦全球销售额为5.02亿美元,相较于2015年下降11.93%,主要是因为2016年草铵膦价格大幅下降所致;2016年草铵膦折百用量约12,099万吨,2014-2016年折百用量增长8.34%,增幅明显。

    草铵膦VS草甘膦对比


    草甘膦是甘氨酸类药物,通过破坏植物所必须的氨基酸合成而发挥活性。目前,草甘膦目前仍是世界上使用量最大的非选择性除草剂,2016年全球销售额达56.62亿美元。产生抗性杂草增加降低草甘膦市占率。随着耐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广泛种植,对草甘膦产生抗性的杂草越来越多。截至2018年10月已经有41种杂草对草甘膦产生了抗性。我国目前有35种杂草对10类除草剂产生抗性,其中牛筋草、小飞蓬等对草甘膦抗性严重。草甘膦的杂草抗性问题导致草甘膦市场占有量逐渐下降,2014-2016年草甘膦的全球折百用量下降了1.3%,金额下降了8.65%。

    全球主要抗草甘膦杂草品种发生情况


    双草 复配解决草甘膦杂草抗性问题。2014年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委托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牵头启动 双草验证 项目,对草甘膦和草铵膦可混性进行联合验证试验,明确是否可混、混用比例、剂量等及不同地区的药效表现。当时参加联合试验的企业有13家,包括永农生物、广西汇丰等。将草甘膦和草铵膦在适宜比例混配,可有效解决草甘膦杂草抗性问题,并且加快杀草速度。截至目前,国内有包括利尔化学子公司利尔作物在内的16家农药生产企业进行了 双草 产品登记,广西汇丰生物等公司已经推出面向市场的 双草 复配产品。

双草 复配产品登记情况


    双草 复配带来草铵膦市场需求增量。目前国内 双草 复配产品都是登记在非耕地杂草上。我国田园杂草有1,450种,耕地主要杂草有31种,其余大部分都长在非耕地。草甘膦和草铵膦在适宜比例内混配,能扩大杀草谱,加快杀草速度,提高防效,降低成本。草甘膦和草铵膦含量比例在3:1、4:1和5:1时,对多种杂草如马唐、千金子等都有相加作用。目前取得登记的16个 双草 复配产品在含量上采用的主要混配比例为5:1。按照2016年全球草甘膦折百用量71万吨,假设草甘膦与草铵膦复配的施用面积占草甘膦总施用面积的5%,复配比例5:1,则未来 双草 复配带来的草铵膦需求增量约7,100吨。按照草铵膦15万元/吨的价格估算, 双草 复配可能为草铵膦带来每年10亿元的市场增量空间。

    供给端:有效产能较少

    草铵膦有效产能偏少,新增产能投放低于预期

    目前全球草铵膦总产能为3.90万吨,其中有3.3万吨的产能集中在中国,占全球总产能的84.6%,然而由于技术和环保等原因,国内许多装置目前都处于被关停或不稳定生产状态,目前我国草铵膦有效产能偏少,国内草铵膦生产企业2018年能够维持正常量产企业仅有利尔化学、浙江永农、石家庄瑞凯、山东亿盛以及河北威远,产能逐渐集中于大中型生产企业。

    拜耳是海外最大的草铵膦生产商,目前拥有草铵膦产能6000吨/年,同时拜耳规划新建产能6000吨/年,由于近两年海外农化巨头整合后拜耳草铵膦业务剥离给巴斯夫,目前建成时间不确定。

    目前利尔化学、浙江永农、山东亿盛扩建产能有序进行中,部分企业在本年年底以及2019年上半年有望投产。草铵膦产能仍不断增加,集中度亦不断增强,后期小型企业有望逐渐退出市场。此外,国内仍有许多公司曾公布新建产能计划,例如四川福华远期规划新建12000吨产能、长青股份规划新建3500吨产能、河北威远生化扩建1500吨产能,考虑到草铵膦行业的进入门槛和国内环保形势,上述规划有一定不确定性。

    全球草铵膦生产厂商产能和开工情况


    预计新增草铵膦产能投放将低于预期。虽然目前我国草铵膦在建产能较多,但是我们认为未来草铵膦产能将不会在短期内得到迅速释放,产能投放将低于预期,主要是因为:1.我国国内草铵膦生产企业主要采用格式-Strecker法生产草铵膦。该方法的第一步格式反应易燃易爆炸,对于生产装置和技术要求较高,装置维护成本也较大,无法连续化生产,投产具有一定难度。2.我国草铵膦生产企业采用的装置的产品收率较低,生产成本较高,而且草铵膦原药的质量与国外产品存在一定差距,投产之后盈利状况较差。3.草铵膦生产会排放大量工业废水,生产1吨草铵膦会产生60吨废水,而且草铵膦生产过程中会用到氰化物,对于环境影响较大,在我国目前环保高压下,预计草铵膦的投产和生产都会承受巨大压力。例如辉丰股份的5000吨/年的草铵膦生产装置就因为环保问题而被迫停止试运行。

    需求端:需求快速增长,未来空间广阔

    早在70年代中期,赫斯特公司就成功合成了草铵膦,在80年代中期推向市场之后草铵膦的销售状况一直不理想,随着90年代转基因作物的快速推广,草铵膦也得到了快速发展。目前,耐草铵膦转基因种子已经覆盖小麦、水稻、甜菜、玉米、大豆、棉花、马铃薯、烟草、油菜、番茄等20多种作物,草铵膦已经和草甘膦、百草枯一起成为了全球三大非选择性除草剂之一。

    三大非选择性除草剂对比


    对比草甘膦和百草枯,草铵膦的优势主要在于:1.草甘膦对于恶性杂草例如牛筋草、小飞蓬等效果不佳,而且草甘膦的长期使用导致了抗草甘膦的杂草逐渐增多,而草铵膦对于这类抗性和恶性杂草有特效。2.百草枯毒性极强,对于人畜危害较大,而且药效持续时间短,杂草容易返青,除草不彻底,而草铵膦对于人畜毒性低,施用后杂草不易返青。草铵膦具有优良的除草效果,但是由于较高的施用成本,目前草铵膦主要用于果蔬和油菜等经济作物和非耕地作物。目前全球前三大草铵膦施用过分别为加拿大、美国和中国,而加拿大的草铵膦消费主要集中在耐草铵膦转基因油菜。截至2016年,草铵膦全球销售额首次超过百草枯,达到10亿美元,未来草铵膦的增量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

    1.百草枯在多个国家的禁用带来的替代需求2.耐草铵膦转基因作物的推广带来的和草甘膦的复配需求预计草铵膦的迅猛增长势头将继续延续,草铵膦未来发展空间广阔。

    百草枯禁用带动草铵膦需求增长

    百草枯在我国全面禁用带动草铵膦需求增长。由于百草枯对于人畜有剧毒,各国都开始陆续禁用百草枯,我国已经于2014年停止百草枯水剂登记,并且在2016年7月1日开始在全国禁售百草枯水剂,百草枯全球销售额在2016年出现大幅下滑。目前我国市场上仅有红太阳的1个20%百草枯可溶胶剂产品在售,而且该产品的农药登记证有效期至2018年9月25日,到期后将不会再予以续期,届时百草枯将全面退出我国市场。

    我国百草枯禁用带来的草铵膦新增需求约为2300吨-3830吨。根据百草枯的使用说明,百草枯每亩单次原药用量约45g,草铵膦每亩单次用量约60g,百草枯施用频率为草铵膦的2倍,因此百草枯和草铵膦每亩用量比例约为3:2。

    2016年我国百草枯销售量折百为1.5万吨,百草枯禁用之后的市场主要由草甘膦、草铵膦、敌草快瓜分。由于草甘膦除草容易伤害农作物根部,并且见效时间长;敌草快存在对禾本杂草除草效果差、易返青等问题等问题,而草铵膦具有低毒、持续时间长等优点,是百草枯较为理想的替代品。我们按照草铵膦替代约30%-50%的百草枯市场计算,我国百草枯禁用带来的草铵膦新增需求约为2300吨-3830吨。

    未来海外替代百草枯带来的草铵膦新增需求约为4800-8000吨。除了中国以外,越南已经于2017年3月开始禁止使用百草枯,而泰国和巴西也分别计划于2019年和2020年禁用百草枯。2016年越南、泰国和巴西的百草枯折百用量合计约为1.6万吨,如果按照30%-50%的替代率计算,未来海外替代百草枯带来的草铵膦新增需求约为4800-8000吨。

    全球百草枯限制或者禁止使用国家概况


    转基因作物推广保障草铵膦未来需求

    草铵膦主要应用于转基因的非大田作物,而其中施用量最大的作物为油菜,2016年油菜的草铵膦施用量约占草铵膦总施用量的39%。而加拿大作为全球草铵膦第一大消费国,其草铵膦也主要施用于油菜田。2017年加拿大油菜籽种植面积达924万公顷,同比增长14%,有力地提振了全球草铵膦消费量。

    亚洲等国家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仍有增长空间,未来全球相关种植面积有望再增加1亿公顷,其中6000万公顷或主要来自亚洲。而根据国务院印发的《 十三五 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我国未来将加强转基因棉花、玉米、大豆研发力度,推进新型抗虫棉、抗虫玉米、抗除草剂大豆等主要非主粮作物的产业化,未来转基因作物推广有望加速。

    草铵膦与草甘膦复配用于转基因作物是未来的长期增长点。草甘膦作为已经使用多年的全球第一大除草剂,因为长期的施用已经出现日益严峻的草甘膦抗性杂草的问题,单独施用草铵膦成本较高,但是草铵膦与草甘膦复配则能很好地解决成本和施用效果的问题。

    我国自2017年起批准了多个草甘膦草铵膦复配登记证,其中2017年批准3张,2018年至今批准13张,大多数获批的草铵膦/草甘膦复配制剂的含量比例都为1:5。目前全球草甘膦消费量约为70万吨左右,其中有一半左右用于转基因作物,如果我们按照耐草甘膦和耐草铵膦的双抗转基因作物渗透率20%计算,复配比例按照5:1计算的话,那么预计未来由草甘膦/草铵膦复配带来的新增草铵膦需求将有1.4万吨。同时,草铵膦未被列入美国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税清单,利好国内原药出口。

    我国草铵膦/草甘膦复配制剂登记信息


    如果综合算上草铵膦替代百草枯带来的需求增量以及转基因作物推广带来的草铵膦需求增长和复配需求增长,我们可以得到如下的供需平衡表,由于草铵膦装置开工率不会很高,因此我们可以认为未来几年内草铵膦的供需都处于偏紧的状态,未来草铵膦市场景气可期。

    2016-2020年全球草铵膦供需平衡表

    近年来草铵膦价格走势


    国内有草铵膦装置的生产企业有十多家,由于需求增速快,有些企业规划了新建或者扩产草铵膦。但由于生产工艺较难,以及国家和各地环境检查等原因,小企业开工不足,2018年国内正常开工的企业基本维持在5家上下,能正常量产的仅有利尔化学、浙江永农、河北瑞凯、山东亿盛和河北威远,供给端逐渐集中于大中型生产企业。目前,利尔化学、浙江永农、山东亿盛的装置扩建在有序进行当中,部分产能在明年投向市场,而小企业的竞争力越来越弱,有望逐渐退出,草铵膦集中度将不断增强。

    草铵膦生产企业


    2017年底,利尔化学草铵膦产能从5000吨提升至8400吨,2018年,拜耳草铵膦产能从6000吨提升至12000吨,草铵膦供给增加,但2018年草铵膦价格仅小幅回调,目前又进入了上行通道,说明需求的增加能覆盖当前供给的增加。2016年是草铵膦需求增长最为快速的一年,国内百草枯水剂全面禁用,国内替代空间就达2万吨,草铵膦和草甘膦是作为替代品的最佳选择,预计草铵膦新增需求将近6000吨。长期来看,未来草铵膦需求增加主要来自三部分,一是在全球范围内继续对百草枯水剂的替代,二是草铵膦与草甘膦复配制剂应用的增加,三是抗草铵膦转基因作物的推广。未来几年,预计草铵膦需求还是能保持30%左右的增长。供给方面,多家企业有扩产规划,不过由于草铵膦投建和生产工艺难度较大,未来草铵膦供给端的增量预计会比规划的产能少。

    未来草铵膦原药的供需预测


    相关报告: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草铵膦行业市场专项调研及投资前景分析报告》

中国产业信息行业频道